主页 > 行业新闻

读《大败局Ⅰ、Ⅱ》有感

发布时间:2017-11-14       來源: 投稿     作者:后勤公司申行行

多次听人提起《大败局》一书,索性买了回来拜读。书一到货便让人爱不释手, 畅情钻入了这许多中国企业的兴亡历史当中。

作者吴晓波认为导致中国许多草创型的企业家被“集体淘汰”的致命原因在于他们体内潜伏和滋生着一种共同的“失败基因”。即:1、普遍缺乏道德感和人文关怀意识;2、普遍缺乏对规律和秩序的尊重;3、普遍缺乏系统的职业精神。正是这些至今不为人察觉的“失败基因”,使得他们始终无法真正超越自己。它们之所以走向失败,或许有着各自的缘由—偶然的,必然的,内在的,外部的……可一个几乎共同的现象是:它们都是一个道德秩序混乱年代的受害者,同时,它们又曾是这种混乱的制造者。

自1978年开始,在改革开放的政治大背景下,国营企业已然陷入了深及骨髓的体制危机和管理危机,同时,新兴的民营企业又乘势崛起。一个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企业家也陆续的崭露头角。而他们却有着共同的特征:“他们出身草莽,不无野蛮,但却坚忍而勇于博取。他们的浅薄使他们处理任何商业问题都能用最简捷的办法直指核心,他们的冷酷使得他们能够拔去一切道德的含情脉脉而回到利益关系的基本面,他们的不畏天命使得他们能够百无禁忌冲破一切的规则与准绳,他们的贪婪使得他们敢于采用一切的手段和编造最美丽的谎言。”

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曾在中国商界创造“罐头换苏联飞机”,“放俄罗斯卫星”等神话的“牟其中”,他几度入狱,又几度崛起;他创办的南德集团曾经名噪一时;他曾被美国《福布斯》评为中国个人资产最多的十大富豪之一,他是第一个受邀参加瑞士举办的经济论坛的中国私营企业主,他还提出了所谓的“第四产业”的“智慧经济”,诸如此类的新鲜名词和理论,真是不胜枚举。在看到他提出要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深2000多米的口子,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入我国干旱的西北地区,使之变成降雨区时,我不禁莞尔,同时也深深佩服他的惊天设想,他或许终非凡人。因此,有人骂他是“狂人”“疯子”“大骗子”,是个充满野心的“政治投机分子”,也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不是企业家的企业家”,用他对自己的评价来说:他是一个“三不像”---半个经济学家加半个社会活动家加半个企业家。在我看来,或许牟其中只是想为社会做些什么,无论设想也好,幻想也罢,内心深处的他终究是落寞的,他想在有生之年追回荒废在动荡时代中的大好岁月,完成自己深藏的为国、为民的政治夙愿。

还有一位让我印象深刻企业家是一手创办“健力宝”的李经纬,也是让我感到最为可惜和伤感的企业家。曾一手创造“东方魔水”传奇的李经纬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被别人贱卖、收养,却无能为力,最终泪光闪烁,落寞退场。而导致“中国第一饮料品牌”健力宝衰败的直接原因却是李经纬同地方政府的”产权博弈”,最终结局落个“两败俱伤”,至今提起,让人不禁唏嘘叹息。如今市场上健力宝的身影虽未消没,但在中国饮料市场的地位却早已名落孙山。

产权不明晰是当时普遍困扰民营企业家的大问题,前方是英雄人物的冲锋陷阵,开疆扩土,打下赫赫江山;后方是政府稳坐庭帐,探囊取财,一副“孙猴子难逃如来手心”的掌局心态;企业家一旦提出“分家”,政府马上就会跳出来指骂:“你这是背叛党,背叛人民,背叛国家,你走可以,家当留下!”。如今看来,李经纬也着实委屈。

随着指间的翻动,时而心情激荡,时而落寞神伤,眼前不断的浮现着当时的一幕幕:山东秦池的姬长孔正在为喜中“标王”而满面春风;巨人集团的史玉柱正在为媒体的落井下石焦急思虑;诗人气质的姜伟正举着振兴“民族工业”的大旗为飞龙公司摇旗宣传;偏远农村斑驳的房墙上的“三株口服液造福全人类”的广告标语依旧模糊可辨;“三株集团”创始人吴氏父子提出的处理政府和企业的关系的绝密理论---“利益共同体”仍然响彻耳边……

不知是否错觉,耳边仿佛又想起了郑州亚细亚广场门前高亢的国歌声;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那醒目的“999三九药业”霓虹灯广告牌也在此刻亮起;“资本大鳄”仰融正坐在他打造的“中华”轿车内谋思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的重组计划;深圳交易所中,面对中科创业的跳水股价,多少股民难掩心碎的痛哭……

住笔停书,心情实难平复。目睹书中一家家英雄企业如神话般的崛起,又在历史滚滚的车轮下被撵的粉碎,留下的只是远方血染的夕阳和硝烟退尽后的满目疮痍,还有一个个消失在残垣断壁背景中的落寞身影。每每思及至此,胸中总是充斥着一种难言的情绪:悲愤?痛心?茫然?最后能留下的只是一声重重的叹息,轻声吟唱起明代杨慎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优彩网-优彩网官网登录-优彩平台注册